全面禁捕后,记者发现刀鱼依旧是一些菜场水产摊绝对主角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4

  根据国家农村农业部发出的通知:从今年2月1日开始,停止发放刀鲚(长江刀鱼)、凤鲚(凤尾鱼)、中华绒螯蟹(河蟹)专项捕捞许可证,禁止上述三种天然资源的生产性捕捞。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全面禁捕政策落地,刀鱼本该就此暂别餐桌,但近日记者却在崇明各大菜场看到,刀鱼依旧是水产摊位上的绝对主角。全面禁捕后,刀鱼为何还能在市场上唱主角?

  江刀海刀差别细微

  3月16日一早,记者在崇明城区一大型菜场看到,各种规格的刀鱼被摆在水产摊位最显眼处。记者询问摊主,如今已全面禁捕了,为什么还有刀鱼出售?摊主说:“这些都是海刀,江刀现在谁还敢卖,这是犯法的。”摊位上的这些海刀价格从每斤300元到1000元不等,与往年江刀动辄数千元的价格相去甚远。当记者流露出只想要正宗江刀时,摊主犹豫片刻说:“那你跟我来。”随后记者被带到一个水产仓库,摊主从冷库内搬出一箱刀鱼说,“这是今天一大早收来的,都是偷偷捕到的正宗江刀。”这些“正宗江刀”要价每斤3000元。在其他几个水产摊位,摊主也都能“神秘地”提供江刀。

  所谓“江刀”和“海刀”,其实是同一种鱼。刀鱼平时生活在海里,每年2月到3月由海入江,并溯江而上生殖洄游,等到小鱼稍长,又顺着长江出海,周而复始。刀鱼沿长江逆流而上时被捕获是为“江刀”;在海里并不洄游或尚未洄游的称为“海刀”;而定居在长江流域湖泊中,不再往海里去的刀鱼称为“湖刀”。由于刀鱼的特殊习性,人工养殖难度大,市场上在售的刀鱼均为捕捞所得,又因江刀味道最鲜美,价格通常是海刀和湖刀的十多倍,每年清明节前江刀价格达到峰值,最高时每斤在万元上下。那么,摊主口中“偷捕到的正宗江刀”究竟是真的江刀还是以海刀冒充的“李鬼”?看过记者提供的照片,并亲自走访水产市场后,一位业内人士明确表示,目前市场上的确还有江刀在售。

  由于江刀和海刀差别细微,不仅普通消费者很难分辨,监管难度也不小。同一批刀鱼,面对顾客时是“江刀”,面对市场监管部门时又成“海刀”。

  非法捕捞尚未绝迹

  刀鱼禁捕了,但刀鱼收购商并未就此失业。记者致电一位张姓刀鱼商,询问有没有江刀出售,他胸有成竹地说:“只要提前一天预定,基本都有货供应。”他还表示,崇明市场和饭店里销售的正宗江刀,不少都是从他那里批发的。

  这些江刀来自于非法捕捞。城桥镇老滧港渔业村主任刘辉说,早在前几年,就有许多外来渔船和村里的渔民因捕捞刀鱼发生争执,今年因为禁捕令,渔民已停止刀鱼捕捞,但非法捕捞现象并未完全停止。“一些村民心里因此有了不满情绪,保护长江生态禁捕刀鱼,大家都能理解,可正规捕捞停止了,为什么非法捕捞却还在继续?”

  老滧港渔业村的村民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开始从事刀鱼捕捞,每年两个多月的刀鱼生产,是绝大部分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。在刀鱼资源最丰富的上世纪80年代,一条渔船一个捕捞季的收入在20万元以上。“那时候渔民日子很好过。”刘辉说。

  再后来,随着长江生态环境变化,加上捕捞船越来越多,刀鱼资源锐减,尽管价格越来越高,渔民收入却不增反减。为防止渔民因抢地盘发生争执,每个渔业村都划定捕捞区域,每年开捕前,船老大要进行抽签,确定捕捞位置。正因为真切感受到刀鱼资源的枯竭,渔民们对于禁捕令都表示理解和支持。目前,老滧港渔业村的几十艘刀鱼捕捞船大多已完成拆解。不过渔民在“上岸”后还面临两个问题:一个是再就业,尚未到退休年龄的200多个渔民中,约有十分之一找到新工作;另一个就是刀鱼非法捕捞引发渔民情绪问题。“有捕捞证的不能捕,无证捕捞反而收获大。心里都会有点不平衡。”

  对于非法捕捞刀鱼现象,崇明渔政部门表示,通过加大巡航检查力度,所管辖长江水域在白天未发现一艘非法捕捞船。但出于安全考虑,夜间执法目前尚存在难度。长江水域属不同地方管辖,各地渔政部门执法区域受限、力度不一,让非法捕捞船有了可乘之机。今后还会加强对崇明各个港口的执法力度,坚决打击非法捕捞行为。(记者 茅冠隽 通讯员 丁沈凯)

  原标题:

  全面禁捕后,记者发现刀鱼依旧是一些菜场水产摊绝对主角

  跟顾客说“江刀”,面对监管却成“海刀”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