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新事物诞生了:向金钱控制体系发起冲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6

  现在一个新的事物诞生了,一个在网络上运行的货币系统,它首先是交换媒介、价值存储,以后有可能也会成为记账单位,但是它绝不会成为控制系统,它拒绝成为控制系统,事实上,它的设计原则就是中立、开放、无国界、防监管。银行是玩不转这点的,它们被困在自己的金笼子里,扮演超级强权的警察角色。

  今天我想和大家探讨金钱的一个有趣属性,我把这场讲座称为“反转”。谁来告诉我,金钱的四个属性是什么,货币的四个主要功能是什么?

  有人回答说货币具有「交换价值」。对,「交换价值」是其中一个,第二个是「储存价值」。还有人说是「记账单位」,非常好。第四个是什么?有人说是「控制体系」?哈哈,我可不记得有人这么教过我。

  金钱已经存在了几千年,甚至可能上万年。很难说它的存在有多久远,但今天的金钱和过去的金钱不可能同日而语,因为过去50年的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金钱和货币,改变了这个与他人交流价值的系统。金钱的三个属性:交换媒介、记账单位和价值存储,这些已经存在了上千年,但是事情发生了变化。

  1970年,查理德·尼克松签署了《银行保密法》,把金钱转变为一个控制体系,这个控制体系把金钱作为政治工具来利用,以监管谁有权支付和接收金钱、人们能够给谁支付金钱,其最终目的是全面监控全球的所有金融交易,完全的、彻底的、极权的金融监控。他把金融服务领域转变为执法部门的一部分,它的执法权力超越了国界、管辖权、正当程序、政治民主控制和追索权,警察可以没收你的财产、法官可以签署法令冻结你的账户,银行可以不通过任何人授权,擅自完成这两件事情,而你对此无能为力。

  50年来,这个变化已经逐渐渗透到了全球每一个国家、每一个金融服务、每一家银行。现在全球都是这样,金钱作为一个控制体系,取代了它的所有功能,当金融沦为执法工具时,它的其他功能就逐渐被削弱,它不再是最佳的交换媒介,因为它的交换媒介功能从属于它作为执法系统和控制体系的功能,从此控制体系功能开始腐蚀一切。

  互联网经过25年的蓬勃发展,智能手机、电话、数据连接已经覆盖了超过25亿人,他们此前从未拥有过这种科技,而金融呢?落后了15-20年,它没有充分覆盖,25亿人没有银行账户,40亿人无法得到充分的银行服务。只有15亿人拥有完全的、优越的、精英式的,西方民主国家拥有的银行服务。即使在西方,还是有授权的层级控制,这里有多少人是官方认可的投资者?

  金融体系内部有很多层级,有些人更好的获取途径、更高的追索权,有些人有完全的豁免权,有些人可以对几百万人为非作歹:强制止赎、拆借欺诈、黄金市场操纵,他们却不为此进监狱,为什么?因为当金钱成为了控制体系,金融服务机构在这个执法和监控系统中就成为了代理人,作为代理人,它们的外快之一就是不用进监狱,当然也除了少部分的例外。我们社会中总有一些基本的规则,伯纳德·麦道夫就进了监狱,他犯了基本的错误:从富人那里骗钱,不要那么做!但让1000万穷人丧失赎回权?没问题。富国银行开设350万虚假账户?没问题。艾可飞(美国征信机构)丢失了1.43亿条个人隐私数据,,我们来打个赌,多少高管进监狱?没有人。

  控制系统腐蚀金钱的基础部分,直到它不再具有交换媒介的功能,控制系统还孕育了经济排斥,互联网已经到来了25年了但我们的经济包容性囊括了越来越少的人,我们实际上是在走回头路。因为越来越多的国家被整个切断了与世界金融系统的连接,如果你的行为不符合美国的利益,你就会失去银行国际汇款代码,不再是电汇网络的一部分。要么你服从美国法院的普通管辖权,就像瑞士不得不做的那样,否则,你就无法进入国际银行业务,你会失去使用储备货币的权利,丢掉了命脉。这种魔鬼交易,让金融服务业在竞争上战无不胜。

  他们被盘根错节的法规保护着,这些规则并不是用来保护消费者的,消费者是最不被保护的对象,这些法规首要保护的是控制金钱的系统,他们涉及的是有关金钱的执法和政策。有时与政治直接相关,金钱不再自由流动。对于他们,我们有条坏消息,这个镀金的笼子保护着银行免受竞争,把它们保护在监管系统内,阻止了外部竞争,但也阻止了它们在自由市场上进行创新、扩大业务,除非它们的行动符合政治控制。

  价值存储功能也不再有效,你无法把价值存储在随时可能被没收、被银行冻结的货币上,这不是稳定的价值存储。你无法用它当货币存储或外币储备买原油,因为如果你绕过超级强权,他们就会切断你的获取途径,接下来你就没有原油用了。你也无法把钱当作交换媒介,因为你无法自由地决定和谁交换,腐蚀逐渐扩散。

  现在一个新的事物诞生了,一个在网络上运行的货币系统,它首先是交换媒介、价值存储,以后有可能也会成为记账单位,但是它绝不会成为控制系统,它拒绝成为控制系统,事实上,它的设计原则就是中立、开放、无国界、防监管。银行是玩不转这点的,它们被困在自己的金笼子里,扮演超级强权的警察角色。

  是的,所有这一切都可能发生,但如果它是一个智能慈善机构,能检测出自然灾害,并即时自动降大量资金直接转移给最需要的人,而无需人工干预呢?与今天大多数慈善机构不同,它捐赠的资金100%都会给最需要帮助的人。世界即将改变,无人驾驶汽车?自我拥有的汽车如何?汽车不属于某家公司,汽车本身组成一家公司,汽车通过运载支付给加它密货币的人,来支付电力或汽油费、维修和租赁费。

  想象一下诸如智能文章等软件,作为内容在互联网上传播,并且因为人们的阅读而扩大其覆盖面,因此它们能够购买更多的主机服务,以便进一步扩大它们所能达到的范围。这不是你父母时代的钱,这是完全可编程、可编写脚本的钱!它具有可以微调的功能,你可以指定谁能访问它、何时访问它,以及如何传递。一个全新的领域开辟了,它叫做“智能合约”,该系统能让人们能对管理资金的整个系统行为进行编程。对它来说“钱”是一个狭隘的词,因为我们一直在使用看着有点像钱,但不是真的钱的东西,比如忠诚点,代币、地铁卡、飞行里数,比如贾斯汀比伯粉丝使用通证,能够完全访问音乐目录,其他所有品牌通过这个协议都可以变成通证,并成为一个全球性的、可交换的互联网系统。

  2009年1月3日,时间改变了,从那以后,通过相同的模式创建了超过一千个其他加密货币,几乎所有都是开源的,它们正在全方位拓展,探索这个生态系统中每一个可能的角落,每一个功能和特性的细微差异,创造着新市场,在世界各地筹集数千笔启动资金,数千名软件工程师和开发人员正在接受这项技术的培训,互联网本身正在迅速地变化。

  现在我们有一些在使用互联网上的钱的自治代理,它们中的很多都超出了任何司法管辖的控制,大公司对于这个神奇的、开放的、去中心化的、中立的、无国界的,抵制审查的新网络,将做些什么?他们会说太棒了,确实不错,但你能不能去掉开放的、去中心化的、中立的、无国界的,抵制审查的属性,并用服务级别协议把它打包,形成十二个月的许可证和控制权,让我们来控制?他们将把互联网建成内联网,他们会造出无聊陈旧内容的封闭花园,且从根本上是不安全的,花园在公司的后院里,给公司增加一丁点的价值,但游离在全球社区的参与之外,与我们身边的创新浪潮完全隔绝。他们会创建这种内联网,然后单方面宣布胜利,转过身来说:我们发明了区块链。

  他们是错的,而且他们会失败。因为这项技术真正的原则、真正令人兴奋的事情并不是区块链——区块链只是这个协议创建出来的人工数据库,而是让彼此不信任的各方实现分布式共识的能力,各方可能跨越很远的距离,没有任何中心党派、权威或媒介。这种共识从外面看起来很混乱怪异,但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,有个事物是开放、扁平、古怪,且不被公司理解的。它就是互联网,我们已经做过一次了,我们要再来一次,这一次我们将使整个世界与我们同行。

  在这个盛大故事的背景下,有另一个故事正在上演,互联网经过25年发展,从这里寄钱到欧洲以外的国家,还需要三到五天,仍然需要30-40美元手续费,而且收钱的地方还不能是贫穷国家,否则,手续费将更高,花费的时间会更长,一个集中、封闭、腐败的巨大网络系统正在吸收这个星球上最贫穷的人的钱。在2017年,仍然有25亿人没有去过银行,这意味着他们无法接触银行体系,完全依赖现金,这还只是计算了户主,不包括他们的配偶和孩子,显然,那些人“不重要”。这些数据来源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。

  想象一下,如果把银行改造成App会发生什么。把银行带给每个拥有便宜智能手机的人,三十五亿到四十亿人今天能上互联网,其中刚超过十亿人,能够完全使用银行业务和金融服务,我们将迅速把这项服务带给另外60亿人,这会比手机的普及更快地改变世界。一个20美元的安卓手机送达肯尼亚的一个村庄,它不再只是一个通讯设备,不是一个银行账户,而是一家银行。它可以和世界的任何地方连线并接收资金,它可以贷款或者抵押贷款用于购买种子,减轻自然灾害损失,它可以跨越国界地连接到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。我们可以在未来十年内做到这一点,随着广泛的经济包容能力,涉及到世界上的每个人,世界将彻底改变。

  如果你认为银行想要这样做,你错了。为贫穷、没有关系、没有身份信息,受到可怕的政府压迫的民众提供服务,利益并不可观,而且,在许多这样的国家,银行本身就是犯罪组织,或很难和本地暴民区分开来。那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到目前为止,所有这些技术,无论是PayPal还是其他正在浮现的金融技术,都在谨慎有礼貌地申请许可。比特币并没有在申请许可,我们“忘了”这么做,我们将继续将整个世界去银行话,而且不寻求任何人的许可,这个协议正在传播,如果它被关了,一个14岁的孩子可以照着我的书在两天内重建可以用任何编程语言,用一个新名称重新启动它,一次又一次,直到我们成功。

  世界现在是连接在一起的,金融是一个应用程序,金钱是一种内容类型。欢迎来到我们的新星球,谢谢。